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xikvjd.live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羌國國都外,一座座大軍營地連成一片,足足有上千個。

    羌國國主康叔,緩緩的穿行在營地中間,不時的向旁邊的兵士噓寒問暖。

    突然,一名背后插著旗子的傳令兵,向著康叔直奔而來。

    那名傳令兵,來到康叔的面前,躬身行禮,道:“陛下,西部蠻荒城邦的聯軍,正向著泗水的方向移動,距離泗水只有不到一天的距離。”

    羌國國主點了點頭,把那名傳令兵打發了下去。

    直到目前位置,事態的進展幾乎和他預估的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國主康叔的身邊,是一名五六十歲左右的老者,這便是羌國的現任宰相,向寵。

    自從三十來年前,向寵便輔佐了康叔的父親,可謂是兩朝元老了。

    康叔對于向寵,也是相當的尊重,平時都尊稱向寵為向老。

    此時,向寵看著那名探子漸漸遠去的背影,道:“陛下,到目前為止事情和你預估的一模一樣。”

    康叔輕輕的點了下頭,說:“的確,不過現在也不能大意,現在還不清楚敵人的戰斗力究竟有多少,我們在戰場上不一定能有優勢,只好從大體的戰略上做出彌補。”

    兩個人一邊走著,一邊談論著下一步的計劃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另外一名探子也飛奔過來,神色十分的慌張。

    這名探子,來到康叔的面前,看了一眼向寵,然后低聲對著康叔耳語幾句。

    這個探子并不是普通的探子,卻是康叔的親信,所以即便對向寵也有所忌諱。

    向寵自然也是明白這點的,幾十年的朝堂經歷,讓他漸漸的摸清楚了這個國主的性格。

    國主有秘密,即使是他這個首輔大臣,也不能僭越這個權力的門檻。

    因此,第一時間,向寵選擇了回避一旁。

    那名探子向康叔密報完后,康叔的臉色當場就漸漸的陰沉下來,籠罩上了一層陰云。

    康叔面色不善的揮揮手,那名探子躬了躬身,告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向寵這時候,才緩緩的回到國主的身邊,道:“國主,我看你的臉色不太好,究竟發生何事了?”

    康叔看了一眼向寵,眉頭緊緊的鎖了起來:“向老,情況不好了,趙國發兵攻打我們了。”

    向寵即便活了大半輩子,什么風風雨雨都見過,但聽了這句話,也一樣愣了一下:“趙國發兵攻打我們了?”

    康叔臉色陰沉的點點頭。

    向寵喃喃道:“為什么偏偏是這個時候……會不會,趙國從哪里得到了消息?”

    康叔冷哼了一聲,道:“趙國的情報網絡不比我們要差,他們知道這件事并不難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我沒有想到,趙國竟然真的這么無恥,趁著這個時候趁火打劫。”

    向寵輕輕嘆了口氣,捶胸頓足,道:“唉,看來趙國是想把我們逼上絕境啊。”

    康叔皺著眉頭,陰沉沉的說道:“向老,有一點你真是說對了,趙國的確是想把我們逼上覺醒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,我們前面有西部城邦的敵人,后面有趙國的敵軍,我們現在是進退兩難的境地了。”

    向寵低下頭想了

    一陣,忽然抬頭道:“國主,不如現在主動向趙國示弱。”

    康叔看了向寵一眼,表情頗為不悅,道:“示弱?怎么向趙國示弱?”

    向寵道:“我們向趙國稱臣,進貢,割土,然后竭盡全力對付面前的敵人,對付西部蠻荒的大軍。”

    康叔聽到前兩個字,臉上的表情就相當的不滿了。

    康叔聲音沉沉的,說:“稱臣進貢,我倒是不在意這些形式。可是這樣一來,我們就受到趙國的鉗制了,以后還怎么翻身?”

    向寵內心輕輕的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羌國的國君年輕氣盛,不懂得委曲求全。

    或者說,他雖然知道委曲求全的好處,但卻固執的認為這樣一來會招致更大的麻煩。

    其實,從向寵這么多年的朝堂經歷來看,現在委屈求全才是最安全的策略,可年輕的國主十分反感這種不作為的方案。

    向寵張了張嘴,還想要再力爭一下。

    年輕的羌國國主卻一伸手,打住了向寵后面的話,緩緩道:“向老,你的心思我知道了,但這樣我們就太被動了,我決定了。”

    向老眉頭一皺,道:“陛下決定什么了?”

    康叔道:“我決定了,我們現在手里有三萬大軍,兵分兩路,兩線作戰。”

    兩線作戰,放在趙國、魏國這樣的強大國家,都是有點天方夜譚和異想天開,遑論是羌國這種好幾個國家的聯盟呢?

    可康叔卻有著自己的理由。

    康叔看著遠處的軍營,和來來往往的甲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醫流狂兵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染墨點蒼生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染墨點蒼生并收藏醫流狂兵最新章節

江苏11选5和值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