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xikvjd.live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夜里的寒風中,兩人步行至銀州城郊,一幢已經廢棄的工廠上面,張玄和麻衣分別背靠一個早已經不知廢棄多少年的鍋爐通風管坐下,一人手里抱著一個小瓷壇。

    張玄捧著瓷壇放到嘴邊,在壇口聞了聞,“聞著倒是不錯,花香鋪面,這是百花釀成的酒吧?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還懂點。”麻衣笑笑,“當年我住的地方,花開遍野,就用花來釀了,嘗嘗,看看是我這酒好,還是各大勢力每年給你光明島上的貢品好?”

    張玄捧起酒壇,放在嘴邊,輕抿一口,隨后閉上眼睛,幾秒后才出聲,“入口清香,帶絲微甜,微甜中又夾雜著一點辛辣,很獨特的口感,品到后面,還有股泥土的清香,你用花釀酒,不摘花莖的嗎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麻衣大笑一聲,“你倒是懂酒,不像有些人,喝了之后,只說我這酒不凡,至于哪里不凡,卻說不上來,無非就是年份長一點而已,當初年少,用了些家里的釀酒方法,胡亂塞了十幾壇,過了幾十年才想起自己在老家還釀了酒,的確是沒摘花莖。”

    張玄瞥了瞥嘴,繼續捧起壇子喝下一口,品著口中徘徊的清香。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想和我聊安東陽的事了?”張玄喝下幾口后,主動出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覺得你那個雇主怎么樣?”麻衣看了眼張玄,問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樣?”張玄沉吟一聲,抬頭看天,做思考狀,良久后,張玄才回答,“一個讓人敬佩的蠢貨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欣慰你能用出敬佩這兩個字。”麻衣渾濁的眼神中蹦現出一抹異樣的色彩,“看樣子,你的內心還是很明白自己的立場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立場?”張玄翻了翻白眼,“我只知道,我自己要過的好點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只知道這點,你就不會說出佩服兩個字了。”麻衣開口,“我查到了你小時的經歷,還沒成年就被陸先生帶出國,在外面一待就是十幾年,你有你的光明島,可你始終都是炎夏人,我們”

    “行了。”張玄一臉不耐煩的打斷麻衣,“你也是神隱會的人,記住,炎夏有個九局,在九局眼里,你也是外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看我是外人,我看他們不是。”麻衣搖了搖頭,“神隱會并非你想的那樣,我們炎夏”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張玄揮手打斷麻衣,“你我經歷不同,人生不同,思想自然不同,我知道我要做什么,我是佩服安東陽,但這不一定說明我要成為他那樣的人,就像一個百億商人佩服一個明星唱歌好聽,他就要放棄百億身家,去唱歌?”

    “也可以邊唱歌邊經營生意。”麻衣似有所指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張玄搖頭,“太累了,一場演出和一筆生意同時擺在你面前,你選什么?”

    麻衣說道,“自己心里想什么,就選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的那是無牽無掛的人。”張玄笑了笑,“當有了牽掛,選擇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的牽掛是會變的。”麻衣開口,“我也有過你這個年紀。”
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入贅神婿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張玄林清涵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張玄林清涵并收藏入贅神婿最新章節

江苏11选5和值走势